白朗宁夫人和《我怎样爱你》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5年3月17日

白朗宁夫人的《How do I love thee》是英语情诗中的精品,历代为人传诵。它的第一句更被称为"英语中最著名的起首句之一"。

昨天,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台湾网友用五言古诗翻译此诗,第一句被译成了“妾恋君何痴?妾数与君知”。实在太可怕了,我受不了这种译法,现代男女追求真爱的大胆表白,居然被穿上了封建礼教禁锢感情的外衣。

妾恋君何痴?妾数与君知i
妾恋君深远,浩如天海宇
每暗暝求索,此生何所际?天恩何所极?
魂魄所能至,君思亦伴之。
妾恋君日日,悄然烛连日
妾恋君劲发,如士争义祉
妾恋君纯挚,如士拒谀齿
妾恋君情炽,旧怨童信时,
妾恋君如失,爱随圣徒逝
妾恋君一生,为君泪笑语
主若怜妾愚,恋君永世止

我情不自禁想自己动手,来翻译这首无比动人的情诗。

下面就是我的译文。有两点需要说明。第一,我采用的是意译,而不是信译,即不是一词一句的对照翻译。第二,原诗是十四行诗,有严格的格律安排,而我翻译的时候一概不管,译成了自由体。

我怎样爱你?让我来告诉你。
我用我灵魂所能达到的极限来爱你,
就像在黑暗中感受
生命的尽头和上帝的恩惠。
我爱你,是日光和烛焰下
最基本的需要。
我无拘无束的爱你,就像人们为权利而斗争。
我无比纯洁的爱你,就像人们不为赞美而陶醉。
我爱你,我的深情不再留给往日的悲伤,
我爱你,用我童年的信念,
我爱你,就像爱那些天上的圣人,
我爱你,用我生命中所有的呼吸、微笑和泪水,
如果上帝让我去死,我会接受,
但死后我会更加爱你。

翻译过程中,我参考了方平老师的译文。我觉得他翻译得很好,称得上是信译,但似乎还是太文雅,不够热烈奔放。

我是怎样地爱你?让我逐一细算。
我爱你尽我的心灵所能及到的
深邃、宽广、和高度----正象我探求
玄冥中上帝的存在和深厚的神恩。
我爱你的程度,就象日光和烛焰下
那每天不用说得的需要。我不加思虑地
爱你,就象男子们为正义而斗争;
我纯洁地爱你,象他们在赞美前低头。
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;我爱你
以满怀热情,就象往日满腔的辛酸;
我爱你,抵得上那似乎随着消失的圣者
而消逝的爱慕。我爱你以我终生的
呼吸,微笑和泪珠----假使是上帝的
意旨,那么,我死了我还要更加爱你!

附:英文原诗

How do I love thee?

How do I love thee? Let me count the ways.
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
My soul can reach,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
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.
I love thee to the level of every day's
Most quiet need, by sun and candle-light.
I love thee freely, as men strive for right.
I love thee purely, as they turn from praise.
I love thee with the passion put to use
In my old griefs, and with my childhood's faith.
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
With my lost saints.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,
Smiles, tears, of all my life; and, if God choose,
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.

--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6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