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悦然回忆录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6年10月18日

今天,我在10月号的《明报月刊》上读到瑞典汉学家马悦然回忆录的选载。马悦然今年82岁,是瑞典科学院院士,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。

在回忆录中,他从8岁开始讲起,一直讲到1950年他离开中国。一转眼,50多年过去了,马悦然回首往事时说:

我想到我尊敬的老师高本汉对汉学伟大的贡献,和我自己微不足道的贡献。

我简直不能了解,一个人怎么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做毫无用处的人文学的研究。

是啊,我也有同感,人文科学毫无用处,为什么会有人(比如高本汉)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秦代的发音,或者某个古汉字的正确解释。

马悦然接着说:

“肯定不是为了挣钱,是为了求功名吗?也许,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为了在学术界发迹。可是我越老越清楚地知道做研究的动机是什么----学者所求的是研究结果给予自己的审美感。有一个哲学家说,真理是美丽的。美有很多不同的表现,美会出现在一个非常整齐的语音系统,也会出现在对一节很难懂的古文的正确解释。我相信这种审美感与禅宗所谓觉悟是接近的。”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5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