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制与个性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4年4月28日

体制与个性是对立的。体制就是要抑制或消灭个性,个性强的人在体制内往往很难有好的发展,甚至很难生存下来。

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过:

”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的处境是这样的:一方面,他有强烈的自我意识,强调个性和自我价值的实现;另一方面,他又依赖着日益机械化、标准化的工业社会,需要这个社会为他提供生活资料,同时接受社会为他安排的角色。”

“在这个过程中,只有少数人的自我有机会显露出来,大多数人是注定没有机会来发展自己的个性的。在他们的生命里,服从社会的需要远远重要于满足自我的需要。从根本上看,我们大多数人都彼此相同,是工业社会这部巨大机器上的一个标准化零件罢了。"

今天,我读到赵启光的论文《约翰·契弗短篇小说的创作技巧》,发现里面也谈到了这个问题,而且有更深刻的揭示。

论文研究了美国作家约翰·契弗的小说,发现他写的是上个世纪50年代,美国唯唯诺诺、小心谨慎的中产阶级。那些主人公“敬畏现存体制,唯恐被体制排挤出来”,“磨光了个性的棱角,适应体制的同时抛弃了自己的独立性”。对于这种抛弃个性、以求生存的人来说,公开的场合是一副处处服从体制的面孔,私下的场合则是另一副面孔。

“外表上的自由,难掩内心的重重束缚,人们渴望有个性的自由,但又唯恐自己在本质上与别人有差别。”

这句话读得我惊心动魄。表面上,每个人都在强调自己有独立的人格,但是实际上,只要与他人稍稍有所不同,我们就会怕得要死,时刻都在提醒自己,一定要装得与社会大众一致。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6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