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德蒙·伯克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5年7月18日

最近,我在读2000年美国的畅销书《布波族:一个社会新阶层的崛起》。书中提到了十八世纪英国政治家爱德蒙·伯克(Edmund Burke,1727-1797)的一段话:

“在尊重人的地方成长;从出生开始,眼中就无低下和卑贱的事物;被教导自重;习惯于社会眼光的检视;及早留意公众意见;能够站在高处观望,对整个社会复杂多变的人事有更透彻的认识;有闲暇时间阅读、反思、交谈;不论身在何处,都能得到智者学者的重视和肯定;习惯于令下必从的军旅生活;被教导在追寻荣誉和责任时藐视危险;在有过必罚,极小的错误就会招致极度毁灭的环境中,培养出最高程度的警觉性、远见和审慎;能够被引导在行为上有所规范;要把自己当成是大众在重要议题上的典范;做上帝和世人之间的调停者;受雇为执法人员和司法人员,因此能最先造福世人;成为高等科学、文科和高等艺术的教授;成为富有的商人,而且可以从他们的成功当中得到敏锐的理解力,还能习得勤勉不息、井井有条和行为有常的美德;能培养仗义执言的习惯。”

伯克讲的是,他心目中的贵族应该是什么样的。

我很喜欢这段话,觉得理想的人格就是这个样子。我因此对爱德蒙·伯克发生了兴趣。此后的一个星期里,读了大量他的介绍和一些原著。

1729年,伯克生于爱尔兰的都柏林,21岁时被父亲送到伦敦学法律。他没兴趣当律师,不久就退学到欧洲大陆游历去了。(“告诉我应该如何行事的不是法律,而是人性、理性和正义。”)此后的15年中,他先是发表了一些政论作品,后来当上了英国爱尔兰事务大臣的私人秘书,再后来是英国首相的私人秘书。就这样,逐步介入了英国政坛。

1765年,他36岁的那一年,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辉煌的政治家生涯。

在议会中,他强烈反对任何不受限制的权力,认为任何时候都应该有一个讲原则的反对党存在,并且这个反对党必须有能力防止独裁,以及政府中某些派系的为所欲为。

他提出,选民选出的官员和议员不应该只是狭隘地为自己委托人的利益服务。在1774年的一次对选民的演讲中,他说出了下面这段光辉的发言:

“议会并非是一个来自不同国家、代表着不同利益的大使的集会,每个人既是代理人又是提倡者,坚持维护自己的利益,坚决反对其他人;不是的,议会应该是一个国家整体的协商会议,它只为一个利益服务,那就是整个国家的利益;在议会里,作为指导原则的不应该是局部的利益,而应该是从全局考虑的整体利益。你们确实选出了一个代表,但是一旦你们选择了他,那么他就不再是你们的成员,而是英国议会的成员了。……你们的代表用来对你们负责的,不仅仅是他的忠于职守,还有他的判断力;如果他为了你们的意见,放弃了他自己的判断,那么他就不是在为你们服务,而是背叛你们了。”

伯克的立场一贯是要用宪法限制王权,所以他对北美殖民地反抗英王的斗争抱同情态度,同时也支持印度和爱尔兰人民的民主权力。

不过也要看到另一方面,伯克属于辉格党,当时执政的是托利党,辉格党处在反对党的地位。总的来说,托利党是保皇党,辉格党是自由党。所以,伯克之所以强烈的反对王权,与他的反对党身份也不无关系。

1789年,法国大革命爆发。7月14日,法国人民成功地攻下巴士底狱。

由于伯克支持美国革命和反对特权,人们普遍预期他会赞同法国大革命。但是,1790年当伯克发表他的《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》(Reflections on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)一书时,人们才发现自己错了。伯克强烈地批评法国大革命,他是英国最早、也是最严厉的法国大革命的反对者之一。

伯克并不把法国大革命看成是民主革命,他认为它是一场反对传统、反对权威的暴力动乱,是人类社会的一次脱离现实的实验,最终只会导致灾难。伯克的这种态度,使得很多早先他的很多崇敬者认为他背叛了,成了民主的敌人。不过,后来的事实证明伯克的判断是准确的,至少表面上法国大革命不像是一种民主,反而更像是一种恐怖,并且最终以拿破仑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而结束。

围绕对待法国大革命的态度,使得辉格党发生了分裂。所以,1791年伯克发表了《新辉格党对旧辉格党的呼吁》一文。在这篇文章中,他进一步发展了他的思想,批评任何激进式的革命方法,攻击那些支持法国大革命的辉格党人。他的态度逐渐影响了议会中大多数辉格党成员,使得他们投票通过了1793年英国对法国的革命政府宣战。

从出版之日起,《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》就是非常有争议的一本书。它的语言很不严谨,事实也不准确,一开始使得很多读者认为伯克丧失判断力了。但是,法国以后发生的暴力事件和混乱,使得他们又不得不回过头来重视伯克的论述。这本书现在已经是伯克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著作了。

如今,人们公认伯克是现代保守主义的先驱之一。伯克提倡一种“民主保守主义”(democratic conservatism),反对激进式的变革,提倡渐进式的变革。他的主张完全不同与“专制保守主义”(autocratic conservatism),虽然两者都反对法国大革命。伯克的保守主义本质上是不保守的,他依然要求变革。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6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