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是这样被打死的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7年2月5日

上个月有一条新闻”山西一记者被煤矿主打死“。我读了详细报道,大吃一惊,这件事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
被打死的这个记者,名叫兰成长,事实上他不是记者,是为报社跑业务的。他原是山西省太原市《现代消费导报》的"安全文化调查员"。《现代消费导报》规定,你只要交1000元,就为你办一个报社的工作证,然后你每月向报社上交3000元。兰成长完不成这个任务,只能离开《现代消费导报》,去了《中国贸易报》山西记者站,在那里也不是当记者,每年也有十几万的创收任务。

记者怎么创收呢?就是去煤矿搞检查。兰成长跟同伴说:”只要找到煤矿老板,亮亮证,对方至少得给1000块钱。“

2007年1月10日上午,兰成长来到大同市浑源县一个手续不全的小煤矿采访。他对看门人说:”我们接到举报,你们煤矿手续不全,非法开采,找你们老板了解情况。“打电话找到煤矿老板以后,老板让他们等着他回来。

煤矿老板来了以后,要求兰成长拿出正规的记者证。但是,兰成长没有记者证,只有报社的工作证和介绍信。老板不由大怒,三天里,他已给了五拨记者钱,分别是:2000元、4000元、5000元、3000元、2000元。现在又来了一个假记者讨钱,这还了得,于是下命令打死他。

兰成长结果就真的被打死了。

看了这样的新闻,我们能说什么。打人者固然凶恶,但是更凶恶的是我们这个社会;死者固然不幸,但是更不幸的是那些地底下的煤矿工人,不法煤矿主和丧失新闻道德的煤体沆瀣一气,再加上官商勾结,他们还能指望谁来为他们说话呢?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5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