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下雪了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4年12月30日

这场雪彷佛是突然到来的。阴沉的午后,密集的从天空中落下。在剧烈的北风中,满天是沿对角线方向飞行的雪花。才一个小时,地面已经被白色的积雪覆盖了。

我在傍晚时回家。天完全晚了,昏黄的路灯下是不停落下的雪,它们砸在伞上的声音那样柔和,世界顿时显得安静而狭小。踩着地上的薄冰,我不禁想起了乔伊斯《死者》那个著名的结尾。

“玻璃上几下轻轻的响声吸引他把脸转向窗户,又开始下雪了。他睡眼迷蒙地望着雪花,银色的、暗暗的雪花,迎着灯光在斜斜地飘落。该是他动身去西方旅行的时候了。

是的,报纸说得对:整个爱尔兰都在下雪。它落在阴郁的中部平原的每一片土地上,落在光秃秃的小山上,轻轻地落进艾伦沼泽,再往西,又轻轻地落在香农河黑沉沉的、奔腾澎湃的浪潮中。它也落在山坡上安葬着迈克尔•富里的孤独的教堂墓地的每一块泥土上。它纷纷飘落,厚厚积压在歪歪斜斜的十字架上和墓石上,落在一扇扇小墓门的尖顶上,落在荒芜的荆棘丛中,飘落到所有的生者和死者身上。”

这确实是上海最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了。

空地里已经有学生在堆雪人。我很惊讶,积雪不过才一二厘米,可他们做出的雪人却已经有半米高了。他们并不满足,还在滚着雪球。更小的孩子则在雪地里兴奋的玩耍、叫嚷。也许这个城市越来越少让人兴奋的东西,但总是有些时刻,你会感到生活还是充满热情的。

明天就是2004年的最后一天了。今晚还要干活,争取多做掉一些。2005年的开始,我想好好睡一觉。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6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