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中那些虚无的期待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6年4月17日

不远处新开了一条商业街,沿街的门面是形形色色的商铺。晚上我回家的时候,都会经过那里。

每天,我都看见同样的情景:空无一人的小超市里,收银机旁的女孩无聊地打着游戏机;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僵硬的站在饭馆门口;保安穿着一身不干净的制服,点着香烟,在停车的车位旁踱来踱去;卖彩票的小铺子里挤满了人,他们手里拿着纸和笔,非常专注。

天天如此。

我和一个朋友聊到这些。我说很多人的生活其实是毫无希望的。今天这样,明天这样,永远这样,日复一日,单调而麻木的活着。他们的生活其实已经定形了,不太可能改变了。

进一步说,许多人的生活,在我看来其实都是不可忍受的。而他们之所以还在忍受,无非是心中抱着一个虚幻的期待,幻想未来有一天,生活可能会变样。这种期待之虚无,恐怕与彩票中奖的比率不相上下。但是,就是这种虚无的期待,恰恰是人们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。就好像很多穷人的家庭,父母含辛茹苦,做牛做马,就是为了供孩子读书,希望有一天孩子会出人头地,这样全家就可以翻身。要不是因为那么一点点虚假的亮色,恐怕生命早就被无穷的痛苦淹没了。

接着,我想到自己,我难道不也是用一些虚妄的期待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吗?

今天中午的时候,我坐在室内看书。窗外,春天的阳光如此美好。后来,我看不下去了,脑海中浮现出顾城的一首诗。

墓床
顾城

我知道永逝降临,并不悲伤
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
下边有海,远看像水池
一点点跟我的是下午的阳光

人时已尽,人世很长
我在中间应当休息
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
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

阳光在树林中静静的倾泻,诱惑着你说放弃。可是不能,期待似乎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,哪怕是虚无的,心灵也会不由自主的向它投靠,真正的绝望其实是很难的。


附:《墓床》的英译

网上找到的一个英译,译者未知,值得一看。

I know my end is coming
but I am not weeping.
As I know I will be buried by the pine trees
facing the sea below, like a pool from the distance.
As I know I will be surrounded
by the tiny light spots of afternoon sunshine
among the shadows of the pine trees.

My time is up but life continues.
I shall rest as the world marches on.
Some passers-by will say
branches of the pine trees are becoming low.
Others will say that is because the branches are extending.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5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