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历证书的终结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 2009年4月27日

1、

今天,我读了美国风险投资家 Paul Graham 的文章《学历证书的终结》(After Credentials)。

Paul Graham 看到《纽约时报》有一篇报道韩国的文章,这样写道:

“对于一个有抱负的韩国青年来说,高考不是成就他,就是毁了他。”

家长也表示同意。

“在我们这个社会,人生的70%到80%是由高考决定的。”

这样的说法,令 Paul Graham 感到既熟悉又陌生。熟悉的是,就在25年前,美国社会中也有类似的看法,一个贫家子弟要跻身上流社会,毕业于名牌大学是必要条件;陌生的是,这种看法已经在西方社会消失许久了,如今很少有美国人认为,个人的命运是由他就读的学校决定的。

Paul不禁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在某些人心目中,学历证书如此重要?”

2、

如果你仔细想想,本质上,学历证书其实是可有可无的东西。如果你在学校里读过书,何必要再发一张证书证明呢?只要你学到了知识,有没有证书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,对不对?既然无法改变,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进一步说,为什么学生非要等到拿到证书以后,才离开学校呢?难道不能一学会想学的东西,就离开呢?为什么雇主会想查看学历证书呢?他要找的是帮他赚钱的人,又不是在组建校友会?……

学历证书其实没有办法证明一个人的能力。如果你同意这一点的话,那么确实很奇怪,有人居然把这张纸看得这么重,而且更奇怪的是,真的有人的命运被这张纸改变了。

3、

古时候没有学历证书,所以学历不是天经地义的,没有“读书就非拿证书不可”这回事,它反而是不自然的。你想一想,《论语》读过就读过了,要是你还拿出一张纸给别人看,上面写着"此人读过《论语》,这多奇怪啊!

说起来,世界上最早的学历证书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。公元587年,隋文帝通过考试,选出全中国最精通古典文学的人。这就是科举制度的起源。用今天的话说就是,通过市一级的院试,你就有本科证书了,算是混入知识分子队伍了;通过省一级的乡试,你就有了硕士证书;通过全国一级的会试,你就有了博士证书;通过皇帝主持的殿试,你就有了院士证书了。从此以后,凭着这张证书,国家就会向你发放俸禄,你就不愁饿肚子了。

那么,隋文帝为什么要发明学历证书呢?任何一本关于科举制度的书,都会告诉你,这是为了选拔人才。隋文帝希望通过考试,找出全国最优秀的人才,让他们来管理国家。

于是,问题就变成了,隋文帝为什么认为考试制度能够找到人才呢?这就要追溯到更古老的年代了。中国古代最早的人才选拔制度是“世袭制”,老子死了,儿子顶替,比如《史记》的作者司马迁,他的爸爸是太史令,他就这样接班当上了太史令。但是很显然,人的才华不是可以遗传的东西。所以,到了公元前134年,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,发明了新的人才选拔制度“举孝廉”,规定地方官员在每20万人中,选出一个孝顺父母、办事廉正的人,推荐到朝廷做官。但是,闭着眼睛也能想到,这个制度一定不会选出真正的人才,最终必然演变成用人唯亲。所以,科举制度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次巨大进步。因为如果不考试,朝廷就无法知道每个人的水平。虽然考试未必能甄选出最能干的人,但是至少比世袭制和推荐制,效果要好多了。

第一个结论就是,学历证书有助于鉴别人才。

4、

隋文帝面临的问题,也是任何一个管理者面临的问题:如何寻找和鉴定适任的员工。管理者通常对新员工一无所知,根本无从判断他的能力,这个时候学历证书就起到了一个认证作用。

机构越大,学历的认证作用越强。因为一方面,在大机构中,除了与你直接合作的同事,别人很难知道你的表现,另一方面,个人在大机构中的作用一般是不明显的。所以,高层管理者需要其他量化的指标,判断员工的表现。相反的,这些问题在小机构中就不存在,机构越小,就越没人在乎你的学历,因为你能干什么,别人都会看在眼里,并不需要一张纸来证明,何况那种纸并不可靠。

第二个结论就是,学历证书的认证作用与机构大小成正比。

5、

人类社会迄今的历史,几乎就是一部机构的膨胀史。这种趋势在20世纪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被大政府、大公司、大机构控制。机构越大,越需要证书,因此学历的重要性也达到了空前的地步。

大机构有多层次、多方面的需求,单一的证书早就不够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套复杂的学历教育体系,以及各种五花八门的能力认证证书。学历制度人为地制造社会等级,将所有人分为专科、本科、硕士、博士几个层次,这还不够,每个层次当中,还要再分成名牌大学、一般大学、三流大学几个层次。这样才能适应大机构的员工选拔体系。

我们中国人,常常被认为是重视教育的民族。其实,这是错的,我们重视的不是教育,而是学历。我们的民族文化中,充满了对地位和权势的崇尚。因为学历是通往这条道路的敲门砖,所以中国(儒家)文化充分肯定学历,进而以重视教育的形式表现出来,比如什么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、“十年窗下无人问,一举名成天下知”。

拿到学历,必须通过考试。但是,所有的考试都是有窍门的,针对性的复习和专门的训练,可以帮助你在短期中迅速提高成绩。因此,学历越重要,应试化教育就越普遍,填鸭式的教育方法就越盛行,弄虚作假就越可能出现。这里就出现了一个可笑的背离。学历体系的发展,反而使得学历的证明力变弱了;教育制度的实际效果,反而在打击教育的真正目的。

第三个结论就是,学历的证明力与学历制度的重要性成反比。

6、

Paul Graham 认为,学历在未来将不重要,原因是大机构将不再重要。

互联网的发展,使得小公司纷纷崛起,几个人架一个网站,就可以向全世界的用户提供服务。这样的商业模式在未来将成为主流,机构臃肿、效率低下、创新迟缓、管理成本高昂的大公司将难以与之竞争,最终将被淘汰。

本质上,学历只是大机构内部管理的需要。一旦大机构消失,学历也将丧失它的光环,教育将回归到它的本来意义。人们来到学校,只是为了学习知识,不是为了得到一张文凭。

会有这一天吗?我相信会有,而且在我们有生之年都会看到。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6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