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绍兴晚报》的“每月悲情”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8年12月3日

今天,我发现《绍兴晚报》有一个“每月悲情”栏目,专门刊登来自火葬场的报道。

所谓“每月悲情”,就是每个月报道几个送到火葬场的死者。因为大多数内容,都是晚报在火葬场的业余通讯员写的,所以看上去不是很正式,但是给人一种特别真实的感觉。

比如,有些死亡写得有点像“黑色幽默”。

2007年11月17日,鉴湖镇一个老太太因为遇车祸不治身亡,在市殡仪馆被火化。据人说,这位老太太是早上去念佛经的路上被车撞倒的。去年也有一个老太太,早上赶去念佛,被火车撞死。家人一定要注意老人们的出行安全。

再看这一条。

2008年2月4日,袍江马山派出所在所辖亭渎村河道内发现一名男性尸体,后经调查,死者周某,系东湖水产村人,18岁,排除了他杀可能。据说,没有人会想到周某会想不开。

还有一些简直像是古代的“劝世篇”。

11月19日,安昌镇一名吸毒致死的男子在市殡仪馆被火化。这名男子只有37岁,以前是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,自从染上了毒瘾,工作也丢了,家产也败光了,终因毒瘾过深,引发其他疾病,离开了人世。这种惨痛的悲剧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----"远离毒品,珍爱生命"。

有几条冷静得就像在写“寻物启示”。

54岁的湖北妇女叶某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,上个月随打工的家人来到绍兴,孩子们在打工之余陪她去市第七人民医院看病,医生说她的病根治不了,希望平时子女们要多照看她。10月1日那天,该女子失踪了,10月4日上午,她的遗体在暂住地附近的池塘里被发现。

还有一些写得就像小学生在煽情。

死者姓张,35岁,生前在绍兴县福全镇某轿修厂打工,平时心脏不太好,妻子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办些事情,4日晚上张某一个人睡在福全的出租房内,不料再没有醒过来。妻子得知消息后即刻赶回绍兴,整天以泪洗面,在火化前她曾经多次来过殡仪馆,每次来了都是趴在丈夫遗体上又是亲又是搂的,让人不忍多看。

当天是送丈夫上路的日子,化妆师为死者化完妆,换好衣服后,遗体停在了4号告别厅内。妻子情绪再次失控,亲属们拉也拉不住,她扑在丈夫遗体上,捧着他苍白的脸,满脸泪水,哭啊哭啊,忽然,她深深地吻住了他的脸,泪水融化了他的妆,丈夫脸上的朱红,染红了妻子的唇......

有的人,你觉得死得好冤。

7月25日,钱清派出所接到报警,在104国道边的南洋道口河里有一具女尸,尸体已经腐烂,估计死亡多日。据家属讲,死者是22日傍晚失踪的,而22日傍晚刚好风很大雨很猛,估计是被风吹落河里淹死的。

还有的死亡,让你觉得世界很不公平。4000元还不够有些人吃一顿饭,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,这就是生命的全部价值。

12月13日上午,殡仪馆3号告别厅内传来两个10岁左右孩子的哭声,死者是他们的妈妈。他们一家四口是从安徽老家来到绍兴打工的。两个孩子说,妈妈每天工作都很辛苦,经常加夜班,他们为了让妈妈下班能吃上饭,两人便学着蒸饭给妈妈吃。而爸爸则整天不工作,天天打牌,输了便回家打妈妈。

前些天,爸爸打牌将妈妈辛苦积攒下来的4000元输掉,妈妈一气之下投河自尽。在殡仪馆,两个孩子哭着说:"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原谅爸爸。“在场的工作人员感叹,这样的家庭真的太可悲了。

当然,死亡总是让人感到难过的。

3月中旬,市殡仪馆内哀乐低回。死者是绍兴人,57岁,因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。死者的女儿在为父亲读悼词时,哭着说:"我的父亲一生勤俭朴实,为了家庭他辛苦地劳动,为了能让我上大学有足够的学费,父亲白天黑夜地干活,从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。而今,父亲走了,却留给了我一生的遗憾,我还没来得及为您尽孝啊,我亲爱的父亲!"

3月29日,镜湖新区东浦镇一名11岁男孩因车祸死亡。在小男孩的告别会上,家人哭声震天,男孩的母亲哭晕了好几次,父亲则抚摸着儿子冰冷的身体,不停地说:”儿子,我可怜的儿子,老天对你不公平啊!你才11岁啊!“这一场景令在场的工作人员也不禁落泪。

怎么说呢,死亡看多以后,就觉得平常得很,生命就是那么一回事。据说,世界人口中有很高比例,是因为父母一时疏忽,忘戴了安全套,或者一时激情,才来到这个世界。对比上面的死亡,真可谓,人生就是随随便便地就来了,然后随随便便地就死了。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5.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