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要容忍错误言论?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 2010年1月23日

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小说《异端的权利》,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十六世纪时,一个孤立无援的教士因为信仰,向宗教独裁者加尔文挑战。那个教士除了信仰以外,一无所有,而加尔文掌握了所有资源,并且操纵了整个的国家机器。

一个人,既手无寸铁又单枪匹马,怎么能指望战胜有成千上万的支持,又有全部国家力量装备着的加尔文呢?

加尔文是一位组织艺术的大师,能够使全城全国转化为严格顺从的机器;能够扑灭独立思想,下令禁止思想自由而有利于他的全部教条。国家权力在他的至高无上的控制之下,各种权力机关----市行政会议和宗教法庭,大学和法院,金融和道德,教士和学校,巡捕和监狱,文字和言论,甚至最秘密的切切私语,都听任他摆布。他的教条已成为法律,任何人胆敢怀疑就要立刻受到教训,用压制讨论的辩论,用彻头彻尾精神暴虐的辩论,用监禁、流放或者火刑。这教训就是在日内瓦只有一条真理是完全正确的:加尔文即先知。

今天,我重新读了一遍这本书,深感收获重大。我把这本书郑重推荐给大家,希望大家至少能够记住这本书的书名:即使异端也有自己的权利!

阅读过程中,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:为什么会有人认为,”错误的“或者”不负责任的“言论就应该被禁止或删除呢?难道它们真的有那么大的危害吗?为什么我们不能尝试容忍错误的言论呢?

即使有些言论可笑之极或大逆不道,我们加以容忍,并且保障人们有说出这些言论的权利,难道不是有利的吗?

没错,我就是想解释为什么”言论自由原则“是必需的。

模仿德肖微茨教授的观点,我将理由分成三点:

(1)错误言论不一定是错的,而很可能是我们的偏见。

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证明,真理最初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如果我们不让这些少数人说出观点,历史就无法进步,很可能直到今天人类还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。另一方面,许多时候,所谓的”错误言论“,其实只是不符合当权者私利的言论,如果完全被禁止,只会对社会公平正义造成损害。

(2)必须保证任何人都有提出异议的权利。

请试想,如果你和一个人在法庭上辩论,法官发出裁决,只有对手才有资格说话,你却被禁止不得开口,难道你不立即抗议这不公平的对待呢?如果我们的制度是,错误的人、可耻的人、或者至少是那些有权有势者看来是这样的人,都被禁止发表意见,那会是怎样的情景!

(3)禁止错误的言论,并不会让正确的言论变得更正确。

如果你的观点是正确的,你有什么可怕的呢?狂热的群众运动,或者铺天盖地的吹捧,都不会让一个错误的观点变得更正确。真理总是真理,谬误总是谬误。宣传真理的正确做法,并不是禁止错误言论,而是用正确言论驳倒对方。你根本不用担心真理会败给谬误,因为真理是驳不倒的,任何需要保卫的真理都不是真理。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6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