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尔·盖茨和理查德·斯托曼

作者:阮一峰

日期:2005年3月31日

比尔·盖茨,微软公司的创始人,软件版权制度的受益者,世界头号富翁。

理查德·斯托曼,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始人,自由软件运动的领袖。

他们两个人,一个疾呼保护版权,打击盗版;另一个提倡自由复制,源码共享。他们是软件世界的两极,针锋相对,一个代表金钱,另一个代表自由。

但是,他们的人生又是如此相似。两人都是程序员,年龄相仿(斯托曼比盖茨大两岁),都在大城市出生和长大,都进了哈佛大学。到底是什么原因,使他们选择了不同的信念,走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?

历史上,计算机工业先有硬件,再有软件。最早的软件都是硬件厂商编写,跟随硬件一起发售的。通常,这些软件本身都是免费的,代码可以被共享。但是,上个世纪70年代,随着硬件平台的成熟,对软件的需求越来越大,软件工业开始独立出来了。种种保护软件、对其收费的措施也开始出现了。

1976年,比尔·盖茨21岁,两年前刚刚从哈佛大学退学开始创业。他为 MITS Altair 小型计算机,开发一种可以运行在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。他靠出售这种解释器获取收入,但是很快发现,计算机爱好者们正在免费共享他的作品。于是,他发表了《致计算机爱好者的公开信》,谴责这种做法:

“大多数地计算机爱好者心里一定清楚,你们当中地许多人都盗窃别人的软件。硬件是一定要付钱的,而软件却成了要共享的东西。有谁会在乎编写软件的人是不是得到了应有的报酬呢?”

他说,这种盗版行为的后果只会阻碍大家“去编写好的软件”。

“有谁肯去做一无所获的技术工作?又有哪一位计算机爱好者愿意投入三年的工作量用于编程、纠错、撰写产品文档,最后却免费发布其产品?”

后来,他提倡的软件版权制度获得胜利。微软公司成了巨无霸,他本人成了亿万富翁。

但是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认同这种模式。程序员不再能自由获取代码,让很多人感到非常无奈。更有人认为这是一种阻碍社会进步、禁锢思想、抑制创造的犯罪,从而立志要反抗它。理查德·斯托曼就是这样的人。

他1953年出生于纽约,比盖茨大了2岁。1970年进入哈佛大学,197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物理学专业。(1974年也是盖茨从哈佛大学退学的那一年。)

大学期间,斯托曼为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,当程序员。毕业以后,就继续留在那里。但是,有一家软件公司买走了他们使用的软件的版权,挖走了计算中心的程序员,最后只剩下了斯托曼和另一个人,他们无事可干。

因为这件事,斯托曼决心发起自由软件运动,提供开放源码的软件,让所有人自由使用。把使用软件的自由还给程序员。

最初,他几乎是一个人与整个业界对抗。他既无钱也无权,唯一有的就是理想。他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需要极度的投入和牺牲,但这可能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。“我没有把握完成这项工作,”他回忆道,“但是对我来说,知道是否能完成这项工作并不重要。关键在于,我已经开始行动了。”

他先写了最初的几个软件,免费提供他人使用。1984年1月,自由软件基金会成立了。说是基金会,实际上根本没钱。斯托曼本人睡在计算中心的办公室里,当时他根本没有把握自己能获得收入。“关键在于”,他说,“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干这件事了,那时候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”。

1985年,自由软件基金会发布了《自由软件通用许可证(GPL)》。这个许可证开头第一句这样写道:

“大多数软件的许可证,设计用来剥夺你分发和修改它们的自由。GPL 许可证与此恰恰相反,它就是为了保护你分发和修改自由软件的自由,确保这些软件对所有用户都是自由的。”

GPL 许可证允许你做所有的事情,除了限制别人的自由。任何采用它的软件就是自由软件。

自由软件这个概念提出以后,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震动。越来越多的程序员加入。以 Linux 为代表的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已经形成,在性能上完全可以替代、甚至超过了微软的 Windows 系统。这证明志愿者出于兴趣和理想的无偿劳动,也完全可以做出最复杂的、质量第一流的工作。

盖茨不是说了吗,“有谁肯去做一无所获的技术工作?又有哪一位计算机爱好者愿意投入三年的工作量用于编程、纠错、撰写产品文档,最后却免费发布其产品?”现在,他应该知道他错了,这样的人是存在了。自由软件运动至少证明了一点,在和金钱的较量中,热爱自由的人们不一定会输。

虽然自由软件基金会已经发展壮大,斯托曼依然过着简朴的生活。他没有汽车,住在租来的房子里,也没有结婚没有孩子,因为他觉得那样会变成挣钱的奴隶。他说,自由软件运动的目的,就是使得人们可以在不接受其他什么人统治的前提下,使用计算机,“如果我一直在开发专有版权的软件,我就是在把自己的人生用来建造囚禁他人的监狱。”

只要金钱的因素还存在一天,自由软件和专有软件的对峙就将存在下去。但是,我深信,在不久的将来自由软件就会出现在每一台电脑上。正如英国 IT 作家 Glyn Moody 所说:

“自由软件不仅仅是关于软件代码的,它们也与自由、分享有关,与社会有关。它们与创造有关,与美有关。这些代码深处寄托着我们最美好的心愿以及对最丑恶的东西的反抗,它将和人们的恒心共久长。”

(说明:本文是 Glyn Moody 的《Rebel Code: Inside Linux and the Open Source Revolution》一书的读后感。此书有中文版,名为《天才莱纳斯:Linux传奇》(机械工业出版社)。本文中的引语都直接引自该书。)

您的评论

Build by Loppo 0.5.1